人民网>>人民创投

“714高炮”曝光,多方摸排,高息现金贷为何屡禁不止

陈鹏 顾志娟  黄鑫宇

2019年03月21日08:23  来源:新京报

  央视3·15晚会曝光“714高炮”高息现金贷等乱象后,行业协会接连出手。3月20日,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19日向相关会员单位发布《关于开展高息现金贷等业务自查整改的通知》。其中提到,各会员机构应针对高息现金贷、收取“砍头息”、暴力催收等违规业务开展全面自查工作,并于3月底前向协会提交自查报告,对自查发现的问题应立即整改。厦门市地方金融协会也在19日发文称,开展厦门市助贷及民间借贷机构摸底排查专项工作。天津市互联网金融协会也表示,针对“714高炮”等问题积极开展调查研究工作。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

  会员单位3月底前提交自查报告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3月19日向相关会员单位发布的自查整改通知显示,据协会监测,部分网贷机构仍从事提供高于国家法定民间借贷最高利率的贷款、直接或变相收取“砍头息”、暴力催收等被国家金融监管部门明令禁止的业务活动,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侵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

  上述自查整改通知提到三方面内容,囊括借贷利率、信息披露、催收规范、自查时间表等。其一是,各会员机构及所合作机构均应依法合规开展营销和宣传活动;不提供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规定的借贷及借贷撮合业务,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并在事前对贷款条件、息费收取标准及逾期处理等信息进行全面、公开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关风险;不得从借贷本金中以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等费用的方式直接或变相收取“砍头息”;应自觉遵守《互联网金融逾期债务催收自律公约(试行)》的有关要求,不得暴力催收或骚扰无关人员,不得非法获取、滥用、泄露消费者隐私信息。

  同时,通知也列明了自查的时间表。“各会员机构应针对高息现金贷、收取‘砍头息’、暴力催收等违规业务开展全面自查工作,并于3月底前向协会提交自查报告,对自查发现的问题应立即整改。”

  而对于相关领域的合作,通知写到,各会员机构应对合作机构所开展的相关业务进行排查,如发现涉及高息现金贷、收取“砍头息”、暴力催收等违规业务的,应敦促其立即整改,并暂停与其合作。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表示,将对各会员机构的业务开展情况进行持续监测,对于不遵守国家法律及金融监管规定,仍开展高息现金贷、收取“砍头息”、暴力催收等违规业务的会员机构,协会将依照自律管理规则严肃处理,情节严重的将取消其会员资格。

  北京、厦门等地方协会提示风险或摸底排查

  3月20日,厦门市金融工作办公室网站披露一则来自厦门市地方金融协会的通知,主题是开展厦门市助贷及民间借贷机构摸底排查专项工作。

  通知称,排查对象包括厦门市行政辖区内的公司名称或经营范围含“金融信息服务”字眼的企业及名称不含金融字眼,但从事助贷、民间借贷等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3月19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也发布风险提示函。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称,已经组建包括律师、会计师、专业人士在内的20多人摸排检查小组,对全市非持牌放贷机构进行全面摸排检查,是否存在“超利贷”和“现金贷”业务。协会也将对参与上一轮自律检查的网贷机构,再次进行检查,是否存在“超利贷”和“现金贷”业务。

  上述风险提示函指出,目前,一些非持牌放贷机构和金融超市、互联网平台合作,导流获客,从事非法“超利贷”和“现金贷”业务,赚取高额利润。这些互联网平台涉及电商平台、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在互联网上通过智能算法进行流量批发、零售的公司;门户网站、互联网广告公司等。一些消费者出于应急性融资需求,盲从、非理性地通过金融超市、互联网平台进行借贷,陷入金融骗局,导致个人隐私被侵犯,背负高额贷款,甚至家庭破裂、付出生命代价。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提醒,金融超市及以上公司严格品控、加强对合作机构相关资质的审查,注意合作机构产品的合规合法问题,并立即下架合作机构的所有“现金贷”产品。另外,金融超市及以上公司保存自2017年12月打击“现金贷”以来的相关历史数据,主动联系协会,积极参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自律检查活动,联合摸排检查涉嫌“714高炮”超利贷和“现金贷”的放贷机构,并向协会提交自律检查报告。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方面向记者表示,2017年12月刚排查时,发现广州从事现金贷的APP有20多家,在市、区金融办的整治与清理下,基本已退出或转型。目前,像714高炮这类违规从事现金贷注册地在广州的公司,在排查中已没有发现,但是互联网没有边界,异地公司APP在广州展业是个监管难题。

  延展

  多平台被举报,高息现金贷为何屡禁不止?

  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714高炮”,使现金贷再次进入公众视野。“714高炮”指期限为7天或14天的高息网络贷款,具有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利率畸高,年化利率大多超过了1500%。

  目前央视曝光的高息现金贷平台大部分已经被下架,但还有更多平台“潜伏”于地下。据网贷天眼用户举报,在“手到钱来”平台上借1500元,到手1050元,也就是被收取了450元的砍头息,7天后需还1511元。该平台还被爆存在暴力催收现象,用户称“还款最后一天还没逾期就被暴力催收,电话恐吓,爆通讯录,群发变态信息,逾期费用高达200多一天”。该用户出示的截图显示,逾期13天产生了3141.84元逾期费,平均每天241.68元。

  网贷天眼的举报专区显示,有平台以购物券、商城券的名义变相收取砍头息,以券的形式发放借款金额的一部分,实际到账金额远低于借款金额。一名用户举报,在一个平台借款2500元,平台以“购物券”名义扣除700元,但最终用户要还款2552元。

  其他用户举报的“714”平台包括超薪白卡、小金猪、小白兔、51乐宝、蚂蚁借道、金牛贷、姐有矿、蚂蚁花、众优宝、789信用贷、容易宝、张飞借钱等。还有多名用户举报网贷平台恶意催收,采用电话骚扰、短信威胁等方式。

  2017年现金贷曾引发极大关注,早在2017年末,监管部门就发文整顿“现金贷”业务,要求经营放贷业务必须取得业务资质,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民间借贷利率规定,并对不当催收、多头借贷、滥用隐私、砍头息等问题做出详细规定。互金平台开始进入整改期,削减存量现金贷业务规模,以求合规备案。

  但随着备案延期,一些平台开始扩大现金贷业务规模,高息现金贷有“重返江湖”之势。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高息现金贷屡禁不止,有供需两方面的原因。供给方面,超利贷属于暴利生意,即便是高压监管下,愿意铤而走险的机构仍大有人在,加上超利贷平台小而散、隐蔽运作,也容易逃避监管。需求方面,现金贷新规后,持牌机构不再提供年息超过36%的贷款产品,但借款人的风险属性是连续的,部分风险等级较高的客户年化综合成本超过了36%,被持牌机构拒之门外,由于市面上缺乏透明的高息产品,只能被超利贷平台任意宰割。

  观点

  运用金融科技进行治理,加强线上线下排查

  “714高炮不是网贷,网贷是常规的民间借贷撮合,714高炮等于是非法放贷。”北京互金协会助理秘书长张羽个人认为。

  对于高息现金贷,应该采取哪些举措进行治理?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认为,首先要把这类“打一枪换个地方”的现金贷公司与正常经营的网贷中介机构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对其治理,一是各部门要形成合力,运用金融科技技术,加强线上线下的排查。“714高炮这类纯线上运作的现金贷公司,3个月就改头换面换一个名称和APP,加之其公司名也往往隐藏,在线下很难找到其经营地。对于这种机构的监管,如果按照互联网金融整治模式,以机构监管为主,则难以有效覆盖。要通过金融科技力量,加强线上的随时抓取和识别能力,对非法金融活动和乱象,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理。”

  同时,要加强手机各大应用商店和贷款超市的管理。方颂也建议,对互联网金融实行“牌照制+白名单”的监管机制。“各种各样的网上金融层出不穷,老百姓确实难以识别,金融业务牌照制管理已是共识,互联网专项整治的白名单也要尽快出来,这样就可以清楚地告诉老百姓,哪些机构是允许的,可以去借款的,哪些是不合法不能去碰。”

  其表示,专项整治三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不合规金融业务和风险已大幅下降,但是白名单始终没有出来,这就留了灰色地带给不法分子浑水摸鱼的机会,而老百姓的识别能力有限,难以区分好坏。因此建议加快互金专项整治的进度,尽快发布白名单。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遏制高息现金贷乱象仅靠协会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从监管和执法层明确监管责任和方式,加大打击力度。对于监管来说,一方面要进一步细化落地监管方案,在市场准入,渠道监管等方面多管齐下;另一方面加强市场借款人教育,针对合理借款需求,鼓励更多的机构提供合法产品。

(责编:杨荣华、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