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募投退三面受困!券商私募子公司的出路和机遇在哪里?

张国锋

2019年05月28日08:45  来源:证券时报网

  从上世纪90年代南方证券等券商率先进入实业投资领域开始计算,券商进入股权投资领域已有20年左右的历史。

  截至2018年底,中国证券业协会累计公布了11批整改方案经联合机制审查认可的证券公司及其私募基金子公司等规范平台名单,共计124个私募基金子公司规范平台可以据此办理有关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和产品备案。投中研究院根据公开信息统计,124个券商私募基金子公司规范平台注册资本合计突破800亿元。

  但与整个创投大环境类似的是,此前蓬勃发展的券商私募子公司在近年也开始放缓了自己前进的脚步。受整个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A股IPO审核愈发严格、新三板和并购交易低迷等多重因素作用影响,券商私募子公司占集团净利润的比重均呈现不同程度下滑。而在与其他VC/PE机构竞争的过程中,也遭遇了不同的挑战和困难。

  募投退均面临困境

  根据投中研究院今日发布的《2019年中国券商私募报告》显示,2018年券商私募行业仍以设立股权投资基金为主、创业投资基金和并购基金为辅。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统计,2017年我国共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数2533支,募集总金额为1.42万亿,而同年证券公司私募投资基金子公司共发起设立直投基金712支,募集资金6175亿元,占新设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数量与金额比重分别为28.10%、43.49%。

  而进入马太效应愈发显著的2018年,券商私募子公司相比其他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仍有相对充足的资金以供投资,但也面临着一定的困难与问题。

  投中研究院院长国立波表示,依托母公司强大的券商资源背景,券商私募子公司所投资项目大部分处于中后期阶段,并且较依赖于券商的投资研究以及投行部的项目推荐。但与同规模的市场化VC/PE机构相比,券商私募子公司在项目资源获取能力和投资判断上偏弱,这一现象在早期项目更为明显。

  为了解决这一弱项,近年来,部分券商私募子公司会选择与上市公司或者产业机构进行合作,设立产业基金,并由上市公司或产业机构负责开拓项目资源,提供一定的投资决策建议。也有部分券商私募子公司采取“双GP”形式与产业机构合作设立基金,但国立波认为,这对基金的后续决策和管理会造成一定隐患。

  而这种投资阶段上的选择,也让券商私募子公司受到减持新规较大的影响。从实践中看,券商私募子公司的投资大多集中在成长期企业,减持新规在整体上限制了减持,券商私募子公司若持股比例超过5%在减持时还需对外披露,使得非公开发行股份退出周期延长,造成券商私募子公司在退出的灵活性上有所降低。

  与此同时,去年开始生效的资管新规让整个VC/PE行业都遭遇了“募资困境”,券商私募子公司也不例外。受资管新规影响,券商私募子公司募集新基金所需周期开始延长,整体募资难度加大,募集新基金开始面临更大挑战。

  四点建议改善业务模式和投资逻辑

  针对目前私募股权投资市场步入寒冬的情况,券商私募子公司有必要对业务模式及投资逻辑进行战略性调整或转型。

  投中研究院经过分析,提出了四点建议:

  第一,提高激励机制,建立专业募投管退团队。券商私募子公司应建立专业的募投管退团队,在Carry分配上借鉴市场化VC/PE,允许团队跟投,并通过设立募资奖励、投成奖、退出奖等手段进行团队激励。通过这些激励手段,在培养券商私募自身投资团队人员的同时吸引更多市场上优秀投资人才加入券商私募行业,减少对券商在投资研究和项目来源上的依赖,提高对早期和成长期阶段项目筛选、投资判断及投后管理的能力。

  第二,加强与政府引导基金合作,拓宽募资渠道。券商私募子公司可扩宽家族办公室、高净值个人等募资渠道,合理配置市场化母基金及第三方理财机构资金,有效利用国企、央企或母公司自有资金,积极加强与政府引导基金的合作,以降低银行出资受限对基金募集规模的影响。据投中研究院统计,截至2018年6月底,国内共成立1,171支政府引导基金,总目标规模达58,546亿元。加强与政府引导基金合作不仅能减轻券商私募子公司基金募集阶段的压力,而且有利于通过投资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实现产业结构优化升级。

  第三,向母基金发起人和管理人转变。随着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数量的增多和对项目的争夺日趋激烈,部分券商私募子公司已经开始向母基金发起人及管理人进行转变,通过筛选股权投资市场上优秀的子基金管理团队,对子基金进行长期稳健的投资。在券商私募子公司自身条件有限的情况下,可以借助投资经验丰富的子基金管理团队的专业力量,完成对智能制造和生物医药等专业化程度极高的领域布局。大部分券商私募的国资背景也使得其在受托管理政府引导基金时具有先天优势,券商私募子公司的专业化团队能够有效利用政府引导基金资金开展母基金投资。

  第四,通过S基金缓解退出压力。私募股权行业流动性问题的逐步显现及券商私募基金退出期的临近,为S基金的发展提供了潜力。券商私募子公司可以通过PE二级市场交易进行基金份额转让,提高资产流动性。券商私募子基金能够凭借自身研究能力和券商资源有效梳理已上市公司、报会中项目、科创板项目、新三板项目等不同阶段和类型被投项目估值,在S基金转让定价方面具备专业优势。

  科创板和粤港澳大湾区带来弯道超车机遇

  除了上述四点建议之外,国立波认为,尽管资管新规和宏观经济变化等因素对券商私募行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但科创板的推出及《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的颁布也为券商私募子公司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他看来,科创板主要服务于符合国家战略、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的科技创新企业,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

  科创板的出现给予了券商私募子公司所投资的前期研发投入高、成长性好的高端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更多上市机会,科创板注册制的推行拓宽了券商私募子公司的退出渠道,加速布局具备科创板上市潜力的企业是券商私募子公司的重要发展趋势。

  科创板试行保荐机构相关子公司跟投制度,发行人的保荐机构通过依法设立的另类投资子公司或者实际控制该保荐机构的证券公司依法设立的另类投资子公司参与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并对获配股份设定限售期。保荐机构旗下子公司以自有资金对新股以发行价格进行认购,参与配售的保荐机构相关子公司应当事先与发行人签署配售协议,承诺按照股票发行价格认购发行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2%至5%的股票,且锁定期两年。

  目前已有超过100家企业申报科创板上市获得受理,券商在争夺科创板保荐的同时,也能看到券商私募子公司正抢滩科创板,例如招商致远间接持有乐鑫科技股份,金石投资通过青岛金石、三峡金石持有铂力特6%的股份。此外,科创板的推出不仅给中小企业和实体经济提供了更大的融资支持,也拓宽了券商私募子公司的退出渠道,科创板将成为继主板、创业板、中小板和新三板之后又一重要的资本交易市场。

  与此同时,粤港澳大湾区作为中国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和参与全球竞争的重要空间载体,在国家战略布局中具有独特地位和优势,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应运而生。大湾区涵盖九市二区(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肇庆市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粤港澳大湾区依靠0.6%的土地面积创造了2017年中国12%的GDP。

  据基金业协会登记情况显示,截至2018年底广东省(不含深圳)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为1662家,管理基金规模5624亿元,深圳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和管理基金规模分别达到4629家和17955亿元,总体来看VC/PE行业发展程度及活跃度在全国范围内位居前列,其中广发信德、平安财智、国信弘盛等券商私募子公司均注册于粤港澳大湾区内。

  国立波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壮大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和海洋经济的计划将有助于先进制造、电子信息、医疗健康和消费升级等领域的长期发展,券商私募子公司可关注这些领域的投资机会。除此之外,港股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及以深交所为核心的资本市场的强化有利于券商私募子公司投资项目的多渠道退出。

(责编:杨荣华、张晨)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