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创投

投资老兵解读独角兽回归:或是IPO深改前奏曲

卓福民

2018年04月08日14:56  来源:人民网-人民创投

3月下旬,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下称《若干意见》),标志着这一资本市场的重大举措正式开始实施,改革突破之大,行动之讯速,充分体现了中央高层和证券监管部门的决心和信心。但是社会上对这些政策的出台及独角兽成为投资风口的问题,褒贬不一,众说纷纭。

转型的新动能

今年正好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在短短的几十年中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成就世人均有目共睹,但是结构性的矛盾,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也开始突出,这也就有了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主要矛盾转变。从企业层面来看,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新一轮互联网发展和新技术革命的挑战,一部分企业生生不息,一部分企业无声无息,还有一部分企业则奄奄一息。那些无声无息、奄奄一息的企业,绝大部分都处于产能过剩的传统经济领域,而生生不息的一批新经济企业的代表,则占领了科技的制高点,成为经济转型升级中新动能的引擎。我作为奋战在第一线的创业投资界老兵,看到了企业界冰火两重天的情景,从而深刻地体会到,国家提出的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并非权宜之计。

过去我们经常说,“落后就要挨打”,所谓的落后,过去的含义就是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落后,而当今的社会,科学技术革命正以“光速”打破旧的生产力桎梏,释放新生产力的无限空间,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引领和驱动力。在科学技术领域,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将遇上历史性重大突破的拐点,如生物技术解析生命密码,人工智能、机器人等类人脑神经系统开发,新一代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的广泛应用,必将引发智能+产业升级的爆发。这些新技术的革命,已经并将更多地对经济和社会乃至人类的进步,产生无可估量的影响。在新一轮科学技术革命方面,可以说是顺之者昌,逆之者亡;领先者昌,落后者亡。当然,在科学技术引领驱动的发展过程中,并不是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实力、能力和意识,去顺应这个大趋势的。

而中国不同,现今不仅具备了这样一种实力和能力,更重要的是自上而下把创新作为经济驱动力已达共识。即使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由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发展不充分,结构不平衡,至今仍有3000多万人需要脱贫,这既是一个问题,也意味着未来潜在的市场发展空间。部分地区的不成熟、不发达,正是我们发展的巨大空间。

当然,认识到有机会,还要有能力去抓。几十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现在积累了一笔巨大的财富,别的不说,就拿我所在的私募股权基金行业为例,20年以前,我们私募基金行业刚刚萌芽,风险投资的1号提案也刚刚提出,全国风险投资的资金不足数百亿元。随着新经济企业的兴起,国家政策的积极引导,私募基金行业迅猛发展,从2014年起私募基金的行业发展势头更是强劲,据中国证劵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统计资料,截止今年4月1日,私募基金规模已经达到12.08万亿元,这部分的投入培育了一批我们今天所说的独角兽,这令不少国家和地区的创业者非常羡慕和妒忌。然而,就投入新经济企业的资金比重而言,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远远不够!

为了完成两个百年的中国梦,我们必须齐心协力、上下一致,占领新技术革命的制高点。看不清趋势,看不到机遇,贻误战机,将再次陷入“落后挨打”的困境。党中央高瞻远瞩,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不仅民营企业,还有国有企业,都在积极地转型升级。

漂泊的独角兽

众所周知,资本市场,往往是一国经济的寒暑表,如果站在更高的层面来看,资本市场更应是引领一国经济未来趋势和体现创新驱动的样板。中国股票市场从1990年起,发展至今27年。从摸着石头过河,边建设、边运行、边改革,才形成了目前的结构和体制。与发达国家相比,如美国,我们的历史短,但是发展快。

新中国的第一个证券交易所,产生于1990年11月,在此之前的四年里是在冠名中国工商银行上海信托投资公司静安证劵业务部进行柜台交易的,因工作所需,我曾几次考察该地,其条件不会比纽约证券交易所诞生时几个经纪人签署梧桐树协议时的条件好多少。即使到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一年后,公开发行股票的公司也只有7家,股金总额为2.48亿元,公开上市的股票8000多万元,拥有个人股东仅5万多名。不要说法律了,很多规章都是边做边建。例如第一部证券交易所暂行规定是在证交所已运行了两年多后才组织起草的,由于经验和资料的缺乏,起草组频繁与地理位置邻近深圳的香港证券交易所、证监会交流,以吸收有益的意见。1992年我有机会参观纽约证券交易所时,看到了交易所场内挂着庆祝纽交所成立200周年的彩旗,而当时的中国证券交易所才成立不到两周年,此番对比让我感慨不已。

27年后,无论是股票市场的市值,还是上市公司的数量和融资金额,中国都有了长足的进步。1992-2017年间,中国股票市场融资数额合计为11.23万亿元。截止2018年3月31日沪深两市的统计,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有1414家上市公司,市值32.56万亿元;深圳证券交易所有2108家上市公司,市值23.38万亿元,两市相加,上市公司共3522家,市值共55.95万亿元人民币,约为中国GDP的68.23%。对比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有3143家上市公司,市值约为29万亿美元;纳斯达克有3302家上市公司,市值为12.65万亿美元。两者相加的上市公司共有6445家,总市值约41.7万亿美元,相当美囯2017年GDP的213%。

客观地说,我国的资本市场进步巨大,但是与美国相比,不仅体量上仍有差距,结构上更是差距不小。我们从美国前十位市值的上市公司来看,新经济企业在十大市值公司的比重已占绝对优势,而十年以前,前十大市值公司中,新经济公司仅一家入榜。

2007年美国本土公司市值排名

2018年3月美国本土公司市值排名

观察中国的股票市场,截至2018年4月4日,上市公司中新经济企业市值占整个市值的比例已达26.56%,但前十大市值的公司却不见新经济企业的踪影。

2018年3月中国公司(不含境外)市值排名

2018年3月中国公司(含境外)市值排名

只有把视野扩大到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的范围,我们才会发现实际上有两家中国新经济企业入榜,那就是腾讯和阿里巴巴,可是这两家并不属于A股公司。

2007年全球公司市值排名

2018年3月全球公司市值排名

这就产生一个问题,为什么代表创新驱动的新经济和高科技领军企业,却无法在国内股票市场上市?中国证券监管部门给出了答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回应独角兽回归A股时表示:限于当时的特定制度环境和市场容量,一些主体在中国的新经济企业选择到境外上市,这是好事,但国内没有享受到它们增长的成果,也是一个遗憾,“进入新时代,这个遗憾就不能再发生了”!

深化IPO改革的前奏曲

实际上要占领新技术革命的高地,不仅要争夺人才,而且还要争夺包括上市资源在内的资本市场,为此一些国家和地区纷纷釆取改革举措以适应新经济企业的特点。过去我国的资本市场短板已经让我们失去第一轮吸纳新经济企业在国内上市的机会,第二轮及以后各轮新经济企业的上市机会不能、不应也不会再失去了!

新经济企业如何在A股上市?过去的IPO制度,对新经济企业在发展中的很多特征,并不能很好适应,例如并购高科技企业时,包括商誉在内的无形资产占净资产的比例,研发费用资本化的比例,连续盈利及不存在未弥补亏损,同股不同权,VIE结构等等,这就需要在政策、制度和工具等方面进行一系列改革和创新,其中涉及到法律的,还必须依法定程序进行修改。

有些人担心出台这些改革措施,会让一些超级独角兽,通过CDR等制度回归A股,成为股市的吸金王。更有好事者甚至排出了百余家独角兽名单,一时引起了市场的恐慌。实际上大可不必如此,须知在国家和证券监管部门层面上,开题即确定了原则,既要“服务国家战略”,又要“稳步有序推进”,决不是头脑发热,追求一蹴而就。国务院转发的证监会的《若干意见》,就明确先进行试点,通过试点,在制度上进行突破,摸索经验,进而形成规范的操作程序和标准。从《若干意见》提出的充分保护境内投资者利益、強调信息披露的底线等举措来看,考虑还是比较全面的。从我国20多年来股份制和股票市场改革试点来看,改变现状总有不同意见,试点先行,然后总结推广,还是行之有效的。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深圳的股份制试点,直到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无不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如果从整体上去把握和领会《若干意见》的精神,以我个人从事投资工作20余年的经验观察,相关的创新举措极有可能是深化IPO改革的前奏曲。

习近平总书记曾强调:我国要“尽早建成富有国际竞争力和中国特色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这无疑要求我国资本市场尽快补短板,调结构,从供给侧发力变革。这是新技术革命的期盼,新动能发力的期盼,更是进入新时代实现中国梦的期盼!

(作者为源星资本董事长/管理合伙人)

(责编:赖悦、陈键)

创投人物

热点原创

热读榜

二维码